洗髮水倒進白醋里,奇蹟出現了,為家人收藏

作者:Jennifer 時間:2018-09-09 17:48:27 標籤: 分類:

第一章:毫不憐惜的吻

「該死的余向楓,居然這樣對我!」林雨晴喝得昏昏欲醉,邊數着房間門,邊罵。

好難過,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原因居然是她不解風情,交往三年只牽到了她的手,而蘇顏,則已經和余向楓上了床,呵呵……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感情嗎?

嫌棄她不解風情?要跟她分手?

哼!賤男!

206,嗯?這房間號是206還是209啊?喝了一大堆酒的林雨晴只覺眼前有點模糊了,揉揉眼睛再看,嗯,是206。

林雨晴搖搖晃晃地推開門,走了進去,並沒有開燈,洗完澡,林雨晴就直接撲 倒在床上,等了半天卻還沒有人來。

頓時想打電話投訴,怎麼叫個鴨子都那麼慢啊!剛想掏出手機打投訴電話,卻聽到門咔嚓一聲打開了。

蕭銘楊推開門的時候才發現門沒有上鎖,眉頭不禁一皺,關上門便走了進去,隨手將襯衣脫了丟在沙發上,就朝床邊走過去。

突然,他腳步一頓,依稀可以看到一個人影坐在床邊。

八成是自己秘書弄來的女人吧?想到這裏,蕭銘楊朝那個人影走過去。

林雨晴坐在床邊,看着那抹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來,心開始不規律地跳動起來,她趕緊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胸膛,該死的,跳什麼跳?既然她敢叫鴨,就不許怕!今天晚上非把自己保留了那麼多年的珍貴東西送出去不可!哼!

待他走近,林雨晴站起身,雙手一勾就勾住了對方的脖子,輕聲呵氣道:「喂,你技術怎麼樣?如果我不滿意的話我是不會付錢的哦。」

聽言,蕭銘楊一愣,眯起眼睛盯着黑暗中的女孩,咬牙:「滿意?」

「你們做這行的一般一晚上多少錢啊?」林雨晴並沒有注意到他的語氣不一樣,此時的她已經被酒精迷醉了頭腦,做的事情全都是任性而為。

「你把我當成什麼?」該死的徐知凡,到底是怎麼辦事的?居然找來這樣一個女人。

「呵呵……」黑暗中的林雨晴輕笑出聲,

「難道沒人告訴你做這種事情之前要穿裙子嗎?」對方咬牙切齒

「我又沒做過我怎麼知道……」而且她從小到大都這樣穿,T恤衫和牛仔褲,難道穿褲子就不可以做那種事情麼?

「沒做過?」他的聲音低沉暗啞

「一百萬,我買你一夜。」

什……什麼?林雨晴瞠目結舌,一百萬?買她一夜?她沒有聽錯吧?

回過神來,她開始推他,「不要不要,放開我!」

「已經晚了。」

第二章: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

清晨。

好難受啊!

這是林雨晴醒來的第一感覺,眼睛半眯着,拉了拉被子準備再睡一會兒,可是被子拉也拉不動,林雨晴不禁回過頭去。

「啊!」林雨晴捂住嘴巴,制止自己叫出聲,這個男人什麼時候到她的床上來的?腦中的影象快速倒退,昨天……晚上她被交往三年的余向楓拋棄,然後失戀之後來酒吧一個人買醉,因為余向楓嫌棄她不解風情,她一時賭氣叫服務員給她找鴨子來,然後……

林雨晴咬住下唇,天啊,她到底在做些什麼?

低下頭,自己的身上滿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天啊,昨天晚上她到底有多瘋狂?

想到這裏,林雨晴趕緊掀開被子跳下床,拿起自己被丟在地上的衣服迅速套上,抓着包包就要往外跑,走到一半卻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在她身邊對她說。

「一百萬,我買你一夜!」

想到這裏,林雨晴眨眨眼睛,從包里拿出一支黑色的水筆來,轉過身湊近床上的男人。

等一切做好之後,林雨晴掩嘴一笑,然後轉身朝外面走了出去,卻沒有注意到,在轉身的那一瞬間,左耳的耳環撲通一聲落在地上。

「鈴鈴鈴!」

「鈴鈴鈴!」

一陣陣鬧人的鈴聲響直,躺在大床上的男人一動不動,半晌,他伸出手,準確無誤地拿過放在桌子上的手機。

「餵?」

「蕭總,這都快大中午你怎麼還不見人影,公司10點還有一個重要會議等你開呢。」徐知凡的聲音從手機的那頭傳過來,帶着無限的陽光。

聽言,蕭銘楊看了一眼時間,9.40分,便說:「我知道了。」而後便掛了電話。

將手機放在一邊,蕭銘楊坐起身,這個時候該睡着女人的位子卻空空如也,蕭銘楊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頭,這個女人就這樣走了?他的一百萬還沒開票呢。

想着,蕭銘楊掀開被子下床,卻被放在桌子上面那張白紙吸引住了。

大手一伸,將白紙拿了過來攤開,頓時臉上表情烏雲密佈。

下一秒,白紙被他揉成一團,他咬牙切齒地詛咒道:「該死的女人!」

鴨子先生:

這是給你小費,由於你的能力不怎麼樣,所以只能給你這麼多咯,拜拜。

桌上放着兩張紅色的紙此時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該死的!

蕭銘楊拿出手機,朝徐知凡的電話撥了過去。

「該死的,徐知凡你昨天晚上找來的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女人?我昨天晚上臨時有個重要COSS,就忘記給你找了……」

「什麼?」該死的,她居然不是徐知凡找來的女人,那她是誰?居然敢這樣戲弄他?

「蕭總,這一大早火氣這麼大,究竟是怎麼了?」

「查,給我立刻去查,昨天晚上到過這間酒吧206房的女人是誰!」

說完,蕭銘楊便將手機用力地擲在地上,臉色陰沉。

眼睛突然瞥到那張紙的背面好像還有一排小字,蕭銘楊拿了起來。

鴨子先生送了你一份小小的禮物,你只要進浴室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要對我太感謝哦。

看到這裏,蕭銘楊便朝浴室走去,可是卻什麼也沒有什麼看見,正當他想退出去的時候,猛地看到鏡子裏的那張臉!

砰!

蕭銘楊一拳砸向鏡子,鏡子頓時被他砸得稀巴爛,他的眼睛開始噴火,那個該死的女人,居然在他的臉上畫王八!

很好!非常好!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像她這樣,一夜纏綿之後丟下一張紙條和兩百塊錢,還在他臉上畫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之後就這樣揚長而去。

清理完畢之後,蕭銘楊拿出自己的襯衫往身上套去,卻看到地上一顆一閃一閃的東西,他蹲下 身,將東西撿了起來。

耳釘?這難道是那個女人留下的?想着,蕭銘楊將耳釘放進口袋。

「叩叩!」

「進來。」

一個穿着西裝筆挺的男人推開門,看到蕭銘楊,畢恭畢敬地朝他彎了彎腰,說:「蕭總,徐經理讓我過來接您。」

「嗯。」蕭銘楊點了點頭,朝他走過去,男人接過公文包,替他打開門,連聲道:「蕭總,請……」

惹了他蕭銘楊就想這樣逃之夭夭?沒那麼容易,有了這顆耳釘,我看你還怎麼跑。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必須找到你!

……

五年後。機場。

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奶娃站在機場出口,小男孩一身黑色小禮服,臉上帶着迷人的微笑,舉手投足間盡顯高貴優雅,而小女孩是一身泡泡公主裙,臉蛋紅撲撲的,眨眼的時候睫毛呼扇呼扇的。

「哇!好可愛的一對雙胞胎呀!」

「這是誰家的孩子呀,真漂亮!」

一個穿着奢華的貴婦人在小男孩面前蹲下,柔聲問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呀?」

聽言,小林炫朝她看去,揚唇露出一個高雅的笑容,「阿姨您好,我叫林炫。」

「炫兒,真真……」

「媽咪,我們在這兒!」小林炫伸出手臂朝前揮揮,婦人扭頭。

穿着黑色背心加黑色皮外套的林雨晴手裏拿着兩瓶水朝這邊走來,她臉上帶着笑容,大大的墨鏡遮去了她半張臉,一頭粟色捲髮嫵媚地披在肩上。

看到婦人,她一愣,「這位是?」

貴婦人柔柔一笑,「你是孩子的媽媽吧?你的孩子太可愛了,我一看就覺得特別喜歡。」

「這樣啊!」林雨晴笑笑,然後將水放進包里牽住真真和炫兒的手,蹲下 身柔聲道:「又有阿姨誇你們長得可愛了哦,要怎麼表示?」

「謝謝阿姨!」小林炫上前,給了貴婦人一個蜻蜓點水的吻,貴婦人頓時受寵若驚。

「好啦!於薇阿姨估計快到了,我們要到路口先去等於薇阿姨哦!」

林炫點頭,「阿姨,我們要走了,再見!」

「再見!」

看着她們母子三人走遠,貴婦人站在原地輕嘆,要是他兒子也能早點結婚給她生這麼幾個乖巧的孫子就好了!

三個人在路口站着,烈日當空,曬得幾人頭暈轉向。

一輛火紅色的轎車停在旁邊,緊接着車窗搖了下來,一個穿着白領氣質,戴着太陽眼鏡的於薇朝林雨晴叫道:「雨晴!」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6486424&ver=1112&signature=l3bya3VKcJwxnV38QYaZYYQaZLiQh7tSTGfXt7bRw9y0KLrTQe*SNaKK6BHHzAjD907KLNNxRN5UUsybedxWBYHCpxro445qklRln5usrFRy2cKuXjO1rzj7xzFATVVG&new=1

Apr. 10th 2016

如何選擇美容機構

美容

我們在選擇美容減肥機構之前,就應該更充分了解美容機構好不好的問題,比如美哪家美容中心好。

Apr. 15th 2016

食療養生

養生

如何進行正確的食療養生呢?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要保持健康的材料,只有食材健康,其他的都會隨之而來應對。

Apr. 18th 2016

台灣旅遊

旅遊

台灣的阿裏山的風俗習慣依然保留着中國清朝等古代的風俗習慣,並且還擁有美麗的日月潭、花蓮海等等知名景點。

Apr. 20th 2016

金融管理人才

金融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往往也可以被稱之為半個金融學管理人才,在很多的優秀企業的老闆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懂得金融管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