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身上的敏感點,你戳到了幾個?

作者:Amanda 時間:2018-06-28 15:38:26 標籤: 分類:

   第1章 英雄救美    

晚上八點,正值初夏,這會兒是街上行人最多的時候。

凌冽披着一件洗的發白的灰袍子,下身套着花褲衩,腳踩一雙大號的拖鞋,手提一個白色布袋子,快步走在大街上。

四年了,總算回來了。凌冽深呼吸一口氣,加快歸家的腳步,誰知剛走到一條小巷子還沒來得及喘口氣,突然有道黑影衝上來,一下子將他撲倒在地上,摔了個大跟頭,拖鞋飛出去老遠。

這烏漆嘛黑的突然受到襲擊,凌冽以為遇到攔路打劫的了。但他並未驚慌,反而面色一沉,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四年了,剛回到故鄉就有人觸自己的霉頭? 

凌冽緊握拳頭正要出手,黑影卻厲聲道:「你給我閉嘴!」

原來是個女人。

小巷裏黑的嚇人,凌冽看不清楚女人的容貌,只是覺得她應該很年輕,大口的喘着粗氣,周身散發着濃郁的血腥味。

看來女人受傷了,凌冽正準備問她要不要幫忙。突然一道強光照射了過來,透過那道強光,凌冽看清楚了那個女人的容貌,頓時就呆住了。

近乎完美的臉頰,高挑的身材,再配上一雙修長的腿,這簡直就是一個黃金比例打造出來的美女,幾乎不見瑕疵。

美妞兒啊,絕世大美妞兒啊!凌冽看着她,有那麼一瞬間,把她當成自己四年來朝思暮想的女友琳琳,甚至琳琳跟她比都稍有遜色。

只不過這個大美妞兒這個時候情況好像不太妙,臉色白得嚇人,不見一絲血色,腹部不斷有紅色流出,那是鮮血,可能是失血過多,也可能是劇痛,渾身都在顫抖。

「嘖嘖,燕大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一個男人走了進來,身材矮瘦,臉上一道猙獰的刀疤,雙目之中透着跟毒蛇一樣的陰狠,臉上掛着獰笑,電影裏面強姦犯長啥樣,他就長啥樣兒,都不帶化裝的,完美演繹。

大美妞兒看見男人追了過來,臉上一陣絕望,閉上了雙眼,道:「既然逃不掉,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動手吧!」

「嘿嘿,動手是必然的,不過像燕大小姐這樣天仙一般的美人兒,如果就這麼殺了,豈不是太過可惜了。」

男人的笑容變的淫邪了起來,確實,這樣的大美妞兒哪個男人不會心動? 

他突然扭頭看向凌冽,眼中是狠厲的殺機,道:「小子,遇上我,算你倒霉了。」

 「住手!」

大美妞兒見男人想殺人滅口,冷聲道:「你要殺的人是我,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他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威脅。」

「嘿嘿,他的確不會對我造成威脅,但是,我可沒有讓看着我跟美女溫存的習慣!」

男人陰冷一笑,手中一道寒光閃現,那是一柄軍刺,從上面散發出來的濃烈血腥味兒就知道這把軍刺一定殺過很多人!

銀光閃現,男人手中的軍刺閃電般的刺向凌冽的喉嚨,好凌厲的手法,這是要一擊必殺!

凌冽不動聲色的目睹眼前發生的一切,看到女人自身難保還顧着維護自己,不由生起保護她的心思。

他看着眼前射來的白光,眼神越來越冷。

軍刺在距離凌冽的喉嚨還有不到一公分距離的時候,凌冽手指顫抖,兩道銀光疾射而出,正中男人的手腕。

男人突然一聲慘叫,身體一下子退了回來,手中的軍刺也掉在了地上。

只見他的手背上扎着兩根銀針,這令他的整條胳膊都是劇痛無比,根本就不再受控制了。

男人大怒,可是卻不敢出手,自從出道以來,極少有人能夠擋住他的必殺一擊,但凡能夠擋得住的都是實力遠超他的高手。

他知道自己的動作有多快,但凌冽的銀針卻準確無誤的刺中了他的手,如果刺中的是他的心臟或者其他要害,估計自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而自己根本就沒看清對方何時出手的!

「小子,你記住了,這筆帳咱們先記下,總有一天我會討回來的。」男人陰毒的看了凌冽一眼,快速轉身離開。

   第2章 火爆小妹    

凌冽對男人的威脅嗤之以鼻,威脅他的人不少,但那些人最終非死即殘!

他抱起不知什麼時候暈倒的大美妞,從內衣兜里掏出最後的一張皺巴巴的大紅票,在附近的招待所開了間房。

治傷當然得脫衣服,就在凌冽將大美妞兒的衣服扒下來一半兒的時候,她突然就驚醒了。

「混蛋,你想幹什麼?給我滾開!」大美妞兒臉色一變,一聲驚叫,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可是由於傷勢太重,根本就爬不起來。

大美妞兒一臉的怒意,張開嘴巴似乎還想說什麼,沒等她說出話嘴角就開始溢出鮮血,這頓時就讓她冷靜了下來。

她知道,自己還不能死,她必須要活下去!所以無論眼前這混蛋想怎麼做,自己都得忍着!

凌冽伸手要去解大美妞兒的衣服,大美妞兒的身體本能的向後縮,凌冽撇嘴道:「拜託你不要耽誤時間,我可是醫生。你要是懷疑我,就是對我醫德的褻瀆。」

大美妞兒聽到他的話,眼中先是一喜,緊接着又變得疑慮,她當然不全信凌冽的話,卻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猶豫了半天才咬着牙道:「你要是敢動歪腦筋,我保證你會死的很慘。」

凌冽撇撇嘴將大美妞兒的上衣解開,當他看見大美妞兒身上密密麻麻的傷口的時候,心中本就可以忽略不計的躁動頓時就消失了,變成同情,有些傷口是新傷,還在流血,有的是舊傷,都已經化膿了。

凌冽掏出銀針,銀光閃爍,大美妞兒身上的傷口再次被刺破,鮮血流了出來,這樣的疼痛讓大美妞兒的身體顫抖了起來。

接着,他從袋子裏掏出一顆烏漆嘛黑的小藥丸,碾成粉末,用手掌塗抹在傷口上面,大美妞兒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可是大美妞兒還沒有來得及發怒,突然感覺道道絲絲氣體順着凌冽的手掌鑽進她的身體里,時而冰涼,時而炙熱,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竟然讓她傷口處的疼痛漸漸緩解了。

終於,凌冽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又掏出一顆黑色的小藥丸,不等她做出反應,凌冽就已經粗暴的將小藥丸塞進她的嘴裏。

「好好睡上一覺,明天就沒事了。」凌冽說完就轉身離開了,甚至沒有回頭再看一眼。

女人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片朦朧,之後就沒了意識。

第二天陽光生氣之時,她終於醒了過來,第一反應就檢查自己的身體,最後鬆了一口氣,衣衫完整,確認昨天並沒有沒有受到侵犯。

而她很快就震驚了,因為她身上感覺不到一絲疼痛,甚至自己滿身的傷口居然全部痊癒了,只留下一些淡淡的痕跡,不仔細看根本就發現不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

大美妞兒覺得那個少年全身都是充滿了神秘,無論是他神奇的醫術,還是他面對自己的身體時那超乎常人的忍耐力,都讓自己對他有了興趣。

想到這裏,她勾了勾嘴唇,「我們會在見面的。」

至於凌冽本人,已經連夜走回自己的村子。

光州城,四年過去了,政府開發的非常厲害,郊區的一些村莊都已經消失了,雙柳村很多民宅的牆壁上面也寫着大大的「拆」字。

走進村口,看見眼前熟悉的一切,漂泊了四年的凌冽忍不住兩眼發紅,這裏不是他的家,他曾是一個流浪兒,在八歲那年,流落到了這裏,被奶奶收養,撫養成人,這裏就是他的家。

他在這裏生活了十年了,家裏還有一個妹妹,然後就沒有別的親人了。

當年情況非常突然,直接就被師傅帶走了,甚至都沒能跟奶奶和妹妹道別,四年過去了,不知道他們過的還好不好?

青瓦房,獨門小院,四年過去了,顯得更加廢舊了,估計再過兩年都不能再住人了,一靠近凌冽就聞到一股子惡臭的味道,大門上面竟然被人潑上糞便。

凌冽敲了敲門,院子裏面響起一個少女憤怒的聲音,道:「混蛋,還敢來?姑奶奶我剁了你們的狗頭!」

門被打開了,一個短髮清秀的少女火冒三丈的沖了出來,手裏握着一柄鐵鍬,劈頭蓋臉的就砸向凌冽的頭!

凌冽一個側步避開了,一把握住鐵鍬,看着眼前的少女,道:「鏡心?」

少女仔細打量了一下凌冽,手中的鐵鍬掉在了地上,一臉的不相信,聲音顫抖道:「哥……」

   第3章 惡少要強拆    

 「是我。」

四年了,小丫頭已經長大成人了,她是奶奶的孫女,也是凌冽的妹妹,穆鏡心。

「哇……」

穆鏡心一頭扎進凌冽的懷裏,嚎啕大哭了起來,道:「哥……哥……你去哪兒了,你怎麼才回來,嗚嗚……我好想你……」

凌冽聲音也有些哽咽,拍着穆鏡心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我現在已經回來了,一切都會好的,奶奶在哪裏?」

「奶奶,奶奶她病了,病的很重,快要死了……我……哇……」提到奶奶,鏡心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凌冽臉色大變,急忙推門沖了進去,進屋就聞到一股子濃烈的刺鼻藥味兒,床上躺着一個老婆婆,骨瘦如柴,一頭的白髮如同枯草一般,已經蒼老的不成樣子,油盡燈枯,就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鏡心……咳咳……算了,讓他們拆吧……你鬥不過他們的……咳咳……」

聽見有人進門,奶奶以為是鏡心,話說到一半兒就劇烈的咳嗽起來,吐出一口濃痰,裏面還帶着刺眼的血絲。

撲通!

「奶奶……我回來了,孫兒不孝……」

凌冽跪倒在了床前,撲在奶奶的身上,熱淚長流,滿臉的悔恨,如果不是他的離開,奶奶絕對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你……你……是小冽?咳咳……噗!」

奶奶睜開渾濁的雙眼,激動的全身都在顫抖,可是緊接着又咳嗽起來,由於太過激烈,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奶奶……」鏡心尖叫着沖了過來。

凌冽慌忙抓住奶奶的手腕,他發現奶奶的肺部受了很嚴重的創傷,將奶奶扶起來,手指翻飛,十幾根銀針顫抖着刺進奶奶的身體里,繞到的奶奶的身後,一掌拍在奶奶的後背上面。

「將這顆藥用開水化開,等一下給奶奶服下。」凌冽掏出一顆黑色藥丸道。

穆鏡心已經六神無主了,聽見凌冽這樣吩咐,慌忙去找開水了。

凌冽的手掌在發紅,奶奶的後背上面冒着一絲絲的熱氣,神奇的是,扎在奶奶身上那些銀針一直都輕微的顫抖着。

穆鏡心將藥丸化開端來了,凌冽鬆開了自己的手掌,腳下一個踉蹌,擦拭了一下蒼白臉上的汗水,微笑道:「把藥給奶奶服下吧,過幾天就沒事了。」

「過幾天就沒事了?可是醫生說奶奶已經快不行了!」穆鏡心一臉不相信道。

「放心吧,奶奶真的沒事了,你哥我現在可是醫生。」凌冽道。

奶奶的情況的確非常的嚴重,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回來的話,最多撐不過三天。

「你現在是醫生?」鏡心瞪大了眼睛。

「鬼丫頭,連哥的話都不相信了嗎?」

凌冽狠狠的敲了她一下,臉色突然變冷了起來,向鏡心問道:「奶奶不是病了,是受傷了,怎麼回事?」

他已經看出來了,奶奶是肺部受到了創傷,並不是真的得病了。

一提這個,鏡心頓時就怒了,道:「還不是王成那個王八蛋!」

王成是村支書的兒子,從小就跟凌冽是對頭,雙柳要拆了,開發商開出了非常優厚的賠付條件,王成靠着他老子的勢力,將這一片的建築工程包了下來,看準了穆鏡心祖孫倆無依無靠,竟然勾結他老子,將穆鏡心家的地跟住房都給划進了王家。

   第4章 你來打我啊    

就是說,等拆遷之後,穆鏡心家的賠償全都落進了他的腰包,而穆鏡心祖孫倆將會變的一無所有,而且為了怕夜長夢多,還打算強拆。

這是要將穆鏡心祖孫倆逼上絕路,兩人拚死抵抗,王成一怒之下,竟然踹了奶奶一腳。

奶奶年紀大了,受了這麼重的傷根本就頂不住,家裏面有沒有足夠的錢去支付天價醫藥費,只能在家裏面耗着,眼看就已經油盡燈枯了。

「哼,王成,四年不見,倒是膽肥兒了!」

凌冽跟王成從小就是死對頭,只不過凌冽的拳頭夠硬,一直壓着王成,沒少挨凌冽的揍,這一次八成也是王成存心想要報復。

凌冽一臉寒意道:「大熊跟二狗呢?」

大熊跟二狗是凌冽之前村子裏面最好的死黨,三個人穿一條褲子,凌冽家裏被人欺負,兩人不可能不過問。

穆鏡心道:「自從你走後熊哥跟狗哥沒有考上大學,在家也呆不住了,雄哥被吳伯送去當兵了,狗哥跟家裏去天京做生意,不然的話王成也不敢這麼囂張。」

凌冽摸摸穆鏡心的頭,道:「放心吧,哥現在回來了,以後再也沒有人再敢欺負我們了。」

目光之中透着寒光,有的時候,醫生並不僅僅會救人!

「哥……」穆鏡心抱着凌冽,眼淚花又冒了出來。

「好了,好了,別哭了,再哭就成花臉貓了,對了,你琳琳姐現在怎麼樣了?」凌冽問道。

「她……」

提起琳琳穆鏡心的表情頓時就有點兒不自然了起來,眼中甚至還帶着一絲怒氣。

就在這時,門外有人喊:「鏡心,在家嗎?」

「琳琳。」凌冽聽出是琳琳的聲音,立即沖了出去。

果然,院子裏面站着一個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子,正是四年前凌冽的女朋友。

「凌……凌冽?」琳琳看見凌冽,表情好像非常的震驚。

「是我,琳琳,我回來了。」凌冽衝過去抓住了琳琳的手。

「你幹什麼?」

琳琳怒了,一把甩開凌冽的手,一臉厭惡道:「你這樣拉拉扯扯的像什麼樣子?」

凌冽頓時就傻眼了,道:「琳琳,我們不是說好了,一輩子都要在一起的嗎?」

琳琳冷笑道:「一輩子在一起?你當我還是之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嗎?跟你在一起一輩子,你拿什麼來養活我?」

「我現在已經是醫生了,我相信以後我一定可以讓你過上好日子的。」凌冽道。

「醫生?拜託,你不要這樣搞笑好不好?」

琳琳一臉的鄙夷,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道:「你看見我這一身衣服了嗎?一件就要幾千塊,難道你以後要用一個月的工資給我買衣服,然後喝西北風去?」

凌冽震驚了,他想不到曾經清純可人,跟他山盟海誓的初戀女友竟然會如此的勢利。

「琳琳,給我一個機會證明自己吧。」凌冽不死心的問道。

「給你一個機會證明自己?證明你是一個癩蛤蟆,然後想要吃天鵝肉?」琳琳冷笑道。

就在這時,門外面響起一道粗魯的聲音,道:「琳琳,還廢什麼話?那老東西死了沒有?要是死了,老子直接把房子推了。」

一群膘肥體壯的大漢沖了進來,為首的是滿臉橫肉的大光頭,脖子上一條金鍊子比狗鏈子還粗,上前一把摟住了琳琳的腰,一直賊手肆意的亂摸,凌冽認得他,他就是將奶奶打傷的王成。

「別這樣嘛,還有人呢?」琳琳扭着水蛇腰嗲聲道。

王成在她身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嘿嘿淫笑道:「怕什麼?你……在床上不是挺浪的嘛。」

「討厭,再這樣人家不理你了,人家只在你面前浪嘛。」琳琳嘟着嘴道。

咔嚓!

凌冽感覺自己的身體裏面有什麼東西碎了,那是他的心,被狠狠的擊碎了。

他日思夜想,曾經海誓山盟的初戀情人,現在竟然跟一個蕩婦似得偎依在他死對頭的懷裏。

王成終於發現了凌冽,有些愕然道:「你是凌冽?」

「是我,王成,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欺負到我的頭上來了。」凌冽咬牙道。

王成面帶一絲畏懼,不過很快就囂張了起來,道:「凌冽,以前我怕你,但現在老子有人有錢,你又算個什麼東西?老子欺負你又能怎麼樣,琳琳以前是你的妞兒,可現在天天在老子的床上,老子讓她是貴婦她就是貴婦,老子讓她是蕩婦,她就是蕩婦,有種你來打我啊……」

凌冽緊握的拳頭鬆開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再親密的兩個人,如果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兩條路,從此以後也不會再也任何的交集,他的初戀徹底的結束了。

「王成,現在進去給我奶奶認錯,再將吞進去的補償吐出來,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凌冽淡淡道。

所有人一下子都愣住了,緊接着都是一陣哈哈大笑,王成甚至連眼淚都笑出來,指着凌冽道:「凌冽,我看你出去四年變成傻子了吧?竟然讓老子下跪認錯?你是不是還想像以前那樣揍我?那你來啊……」

啪!

王成的話還沒有說完,眼前人影一閃,臉上就挨了一個大嘴巴子,直接被抽的栽倒在了地上,凌冽衝上前,一隻腳踩在他的臉上,冷笑道:「這是你自己說的,主動讓別人揍你,這樣的要求,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王成有點兒懵了,沒想到現在凌冽居然還敢打他,怒吼道:「凌冽,雜種,你竟敢敢打我,混蛋,混蛋,你們都傻了嗎?給我上,給我弄死他!」

跟着王成的那些小混混終於反應了過來,從身上掏出兇器就向凌冽沖了過去,凌冽目光陰冷,手指翻飛,一道道銀光飛射了出來,那是一根根銀針。

銀針閃電般的刺進一群小混混的身上,頓時全部倒在地上,嘴裏發出跟殺豬似的慘號聲。

凌冽的銀針刺進了他們身體的穴道之中,只要凌冽願意,可以折磨的他們生不如死!

所有人都被嚇到了,尤其是王成,就跟活見鬼了似得,怎麼隨隨便便扔幾根針,人就全倒下了呢?

見凌冽看向自己,王成被嚇的渾身直哆嗦,道:「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我爸是村支書,警察局也有我的人,而且這一次的工程開發是白家的風雲地產,白家你知道嗎?是光州的太歲,你要是敢動我,別說你不能在村子裏立足,甚至還要去坐牢!」

「是哦,你爸是村支書,連警察局都有你的人,還跟白家有關係,真的是好大的背景。」凌冽冷冷的笑道。

聲明:小說我們會定時刪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記得關注加收藏原文連結方便下次閱讀,謝謝大家)

掃描下方二維碼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0171422&ver=965&signature=bplXZWLhxfRtkVhCO4aKdSWAG5If1a-3uEs1OGCcaJh9cpUmfY-22ZJd*XFey-SMx*5IQEmmohnqV2Z8VlBV1EAXwUrBoZ4jDtrRDHSE0K4tg-5RlA2y24l9YXDC82de&new=1

Apr. 10th 2016

如何選擇美容機構

美容

我們在選擇美容減肥機構之前,就應該更充分了解美容機構好不好的問題,比如美哪家美容中心好。

Apr. 15th 2016

食療養生

養生

如何進行正確的食療養生呢?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要保持健康的材料,只有食材健康,其他的都會隨之而來應對。

Apr. 18th 2016

台灣旅遊

旅遊

台灣的阿裏山的風俗習慣依然保留着中國清朝等古代的風俗習慣,並且還擁有美麗的日月潭、花蓮海等等知名景點。

Apr. 20th 2016

金融管理人才

金融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往往也可以被稱之為半個金融學管理人才,在很多的優秀企業的老闆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懂得金融管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