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中國淘寶第一村》——第九章 專利風波(上)

作者:Alice 時間:2018-06-26 16:30:14 標籤: 分類:

中國淘寶第一村

陳恆禮  著


第二部 破土

第九章 專利風波(上)


前面咱說了三劍客,說了東風村的淘寶人,說了來東風村淘寶的外鄉人,個個是風生水起,紅紅火火,整個東風村的淘寶是如火如荼。一時間,東風村被稱為網絡時代的「華西村」、淘寶「小崗村」全國樣本、中國農民淘寶第一村。這等榮譽罩在東風村這些草根農民頭上那無尚榮光。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這淘寶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刻,半路上竟殺出了程咬金,弄得東風村淘寶人人心慌慌的。

這事咱在前面提過,只是按下未表。

那位問了,你說是啥事?

各位看了,東風村只要頭天晚上出一件新產品,第二天醒來揉揉眼睛發現滿世界都是。這等境況,讓人心寒,讓人糾結。就有人想創品牌,就有人想試圖「重建新秩序」。二O一一年底二O一二年初,一個被稱為「攪局者」的年輕人,打破了這裏平靜的網絡秩序。

徐松,花費了七個月的時間,耗巨資申請了幾乎所有東風村網商在售的家具外觀專利。他要求所有網商只要經營產品中有他的專利,就必須支付一筆數額不小的專利使用費。否則,就關門大吉。

「專利風波」上場了!淘寶村的「內訌」開始!

東風村陷入專利危急!

 

製造了這場專利風波的人叫徐松,咱先說說這頭腦靈光的徐松。

二O一O年四月,在宿遷泗陽縣某酒廠工作的徐松,懷揣着賺來的幾十萬元回到老家沙集鎮東風村。那時老家已成為外界矚目的「淘寶村」。徐松回來的目的只有一個,辦加工廠,在淘寶網上開店。最高峰時,徐松曾在淘寶網上開了五十多家店。後來淘寶大幅提高保證金,大部分店被徐松轉讓,目前他的手中只剩下十多個店。

在東風村,徐松屬於不在該屬於的「外來戶」。今年三十三歲。他雖然十二歲之前都在這個村莊生活,但此後隨父母搬到縣城居住,漸漸與這個村莊失去關聯。如果不是淘寶村的名聲,他可能不會回來。

為了弄清「專利風波」的前因後果,這天下午我約了徐松。

徐鬆開着一輛宿遷牌照的白色現代轎車穩穩地停在了一塊有「贏天下電子商務創業園」招牌的兩層小樓下面,這裏是他的公司所在地。寒暄之後,一同進了會議室。落坐,開門見山。

徐松回憶說,二O一一年九月份,東風村銷售最好的一款電視櫃,遭人投訴,被淘寶客服下架。當時該款電視櫃在東風村一天能銷售四十多萬件。我的「贏天下網店」一天就能賣一萬多件。我了解到此次投訴下架事件緣於蘇州人搶先申請了專利,然後再投訴我們侵權。意識到淘寶村可能面臨着產品專利危機,我就找了當時東風村做的比較好的幾家網店老闆,和他們商量是否也把東風村網商經營的產品都申請專利,進而把東風村的淘寶產品保護起來,但是卻沒有得到一個人的響應。

工商註冊資料顯示,徐松的這家名為贏天下的網絡服務公司,最初主要從事淘寶商城註冊、交易培訓等一條龍培訓服務。

他們沒有意識到專利對東風村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徐松感慨說,「當時我自己的淘寶公司贏天下剛成立一年多,根本沒有這個實力把東風村經營的產品都拿去註冊。想尋找外援,卻無人搭理。我一咬牙將自己位於縣城的房子賣了,委託上海的一個中介公司幫他申請註冊產品專利。第一個月我送過去一百八十多件,之後每個月贏天下賺了點錢我就送去幾十件,七個多月的時間,先後申請了九百多件。

徐松說,不過到目前為止,真正批准的只有二百多件,前後共花了三十多萬。我作為商人,花那麼大精力來申請專利,是因為裏面有很大的商機,能給我帶來利益。

 

二O一二年二月份,東風村的幾家網商陸續接到淘寶客服的通知,他們銷售的產品遭人投訴外觀設計侵權,被屏蔽下架,而且遭下架的產品都是當時熱銷的「寶貝」。投訴下架的事情一再發生,原本悶聲發財的網商開始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通過了解,他們認為這次的投訴可能是贏天下老闆徐松所為。這下經營網店的老闆們不幹了,他們聯合起來準備找徐松討說法。徐松說:「當時我頂着很大的壓力,走在街上都不敢抬頭,公司的玻璃也被人打碎了,那段時間我有一個星期沒回公司。」但這種不理性的衝動行為最終沒有解決問題,雙方之間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

這種情況的發生,讓身為睢寧縣沙集鎮電子商務協會會長的孫寒感到壓力巨大。他說,東風村的網商,正在經歷「內憂外患」的雙重壓力。徐松的這一做法,讓孫寒很窩火。

孫寒說,他要求賣家必須向他支付專利費用,才能繼續在淘寶做生意。他開出價碼,一戶收專利費三萬,整個淘寶上賣這種家具的有二千多戶,那得收多少錢?在東風村,受到影響的網商差不多有一百多家。

沙集網商的QQ群里,很快就有人發出聲音,「必須抵制徐松」、「他這是在拖垮東風村」……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東風村網商為此甚至爆粗口:不要聽他說的冠冕堂皇,他就是個攪局者,就是個麻煩製造者!

這件事鬧得動靜大了,反映到中紀委書記王岐山那裏,這位深受人民尊敬的領導批示:查!

一時間,徐松喘不過氣來。雖然他已做好思想準備,但沒想到網商們的反應會如此強烈。

但是徐松堅持認為,我此舉是在維護東風村的勞動果實。!

 

博弈開始了!

孫寒告訴記者,那段時間東風村網商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專利之爭上,當時不少網商找到他,要求協會出面解決問題。但由於談判沒有進展,雙方都寄希望於鎮政府能夠出面調停。

為此,以孫寒為代表的網商和徐松分別從各自角度向睢寧縣政府提交相關意見書。因為這場「專利風波」涉及商業行為,當地政府不好過多干涉,所以只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孫寒一方被建議可以繳納一些費用,與徐松共享專利;徐松一方,政府則表示願意給他申請專利花費的補貼,大概有十萬元,但這次的調解雙方並沒有達成一致意見。

為了東風村網商的長遠發展,東風村黨支部、村電子商務協會、沙集鎮電子商務協會等多個單位紛紛參與協調,其中也包括劉興利。

東風村會計兼網商代表王萬軍向記者坦言,東風、沙集的淘寶發展,與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扶持是密不可分的,是功不可沒的,一系列文件擺在那裏證明着!而徐松當時把專利申請下來後,他確實有這個權力向淘寶申訴,讓其他網商撤銷產品的銷售,而且也是合法的。但這樣的做法則影響了大部分網商的利益,縣領導說,大家鄉里鄉親的,不能把矛盾激化,最好能有一個妥善的解決措施。

村支書王敏說,徐松申請專利是件好事,初衷是為了讓東風村網商更好的發展,萬一讓外地人搶先申請就被動了。

雖經多方談判,「專利風波」一事卻沒有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孫寒說,那段時間,他曾諮詢過國家專利局的一位專家。對方回復他,產品在申請專利幾年前已大規模生產,不應申請。當時已經在準備相關的證據,打算提供給國家專利局,要求撤銷這些專利。甚至我們還考慮過通過法律渠道來解決。

這場風波被消息靈通的媒體所知曉,在媒體的密集報道之下,外界才知曉東風村似乎陷入到了一場「內訌」當中。

事實上,面對這種尷尬緊張的局面,擁有二百多件專利的徐松在事態僵持期間,並未「出手」舉報東風村的網商。由於徐松沒有「亮劍」,東風村的網商便又安靜了。「專利風波」就這樣被暫時擱置了起來。

 

雖然歷經了「專利風波」的不愉快,但東風村也有不少網商對徐松很佩服。「二O一O年他來的時候,東風村在淘寶網銷售家具正在迅猛發展,有很多的農戶希望進入,徐松便在沙集鎮推出網商培訓公司。此舉專門為不懂網絡技術或無暇辦理各種手續的村民提供網上開店、網店裝修、網絡數據分析等服務。」

對於這一點,徐松毫不掩飾自己的自豪。「兩年多的時間,我培訓了七百多人,都是免費的,而且還免費提供一頓中午飯,整個花費有幾十萬元。」贏天下二樓左側的區域,曾經是徐松培訓農民的地方,但如今桌子上滿是塵土,看來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了。徐松說,「經過培訓,大家都迅速進入了這個行業,現在公司已經不做這一塊了。」沙集鎮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也認為,「徐松是在做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面對同行的質疑,徐松更多的是不解。「為什麼人家(蘇州人)申請專利我們不去鬧;我這邊申請了卻遇到這麼大的阻力?何況當初我找過你們!」

   

 僵持的局面終於有了改觀。事情也終於向大多數人期望的方向發展。    

 二O一二年五月底,孫寒邀請了江蘇省知識產權局的專家到睢寧來,一是給網商上課,提高大家的專利保護意識;二是前來協調解決問題。最終在多部門的不斷協調下,作為專利申請人的徐松慢慢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他決定免費把申請的二百多個產品專利都拿出來與大家共享,交給沙集鎮電子商務協會打理。

徐松說:「這件事情牽涉我太多的精力,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實在太大。我也不想讓自己孤立起來,成為孤家寡人。我無償捐贈後,有能力從其他方面把申請專利的錢給賺回來。雖然剛開始我確實看到裏面有商機,但是說真的,我真沒有用這些專利來謀取個人的利益。如果我想賺錢,我管你別人說什麼是非!目前東風村電子商務存在不少問題,產品質量參差不齊,網商相互砸價,缺乏新品的研發等都在制約東風村的長遠發展。」

徐松說,當時拿到部分專利的時候,也就是在二月份,他曾想過倡議成立一個「東風商盟理事會」,通過這個理事會,讓更多的人意識到這些問題。「如果大家加入到商盟,只需繳納幾百元會員費,就可以免費共享我申請的所有專利。東風村的商戶一盤散沙,我想把他們團結起來。」

徐松告訴記者,專利風波後,加入「東風商盟理事會」的網商有七十多個。「現在想來,他們是擔心被我舉報影響自己的生意,才不情願加入的。」

隨着專利風波的順利解決,徐松的「東風商盟理事會」也開始土崩瓦解,正式宣佈流產。為何不通過沙集鎮電子商務協會的平台來改變東風村存在的一些問題呢?對於記者的這一疑問,徐松表示對此不做解釋。他說,「背後評價議論別人是不道德的。」但是這場風波給東風村的網商還是帶來了一些思想上的變化。當初認為徐松要搞垮東風村的很多網商,在事態平息之後,則一致認為「徐松的做法很超前,他註冊產品專利事實上是保護了東風村的網商。」在東風村主營兒童床和電腦桌的網商段亮告訴記者,他的產品一直有人設計。此次風波後,已把自己的幾款產品拿去註冊了專利。

「現在我也從專利風波中解脫了出來,有更多的時間來打理自己的生意。」徐松說,「二O一三年以來,我已經一口氣建成了三個工廠,加上原來的,已經有四個。宿遷的工廠目前在籌建當中,現有工人一百多個,客服二十多個。」

在徐松的心中,其實還有一個更大的野心,「沙集這個品牌是塊金字招牌,我非常看重。我在想,以後是不是有可能,自己買個系統做個網站,也許就叫沙集網。就是把所有網商納入,把所有賣的東西納入,以徹底擺脫淘寶的束縛,這才是我們最終的目的。」但現在,徐松對未來有了更多的判斷。「這個想法目前看來有點虛。眼下要做的,就是將自己做大做強了,只有這樣,才能影響別人。」

而事實上,東風村也確實在由模仿板式家具到主打實木家具的生產這一方向進行轉變。「實木家具既環保又實用而且檔次高,市場也更廣闊。目前東風村新產品的研發主要都放在了實木家具上,銷售額已經趕上了傳統的板式家具。」東風村支部書記王敏透露,為整合資源,睢寧縣政府投資建設的佔地二千一百畝的沙集電子商務產業園已啟動,現正在建設當中。

阿里巴巴研究院高級專家張瑞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針對此現象指出,東風村目前發展的階段,網商商品的質量、知識產權、品牌建設,是其面臨的主要矛盾。網商協會應該在這方面發揮其作用,同時對整個沙集電子商務服務商的發展,要進行規範和規劃。

或許,這場「專利戰爭」也只是沙集鎮這個成長中的農村電商的煩惱之一。


作者介紹

  陳恆禮,1959年出生,江蘇睢寧人。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出版散文集《氣象》《好人九歌》《天南地北徐州人》等,並在全國各級報紙雜誌上發表《絲瓜的生命》、《睢寧的橋》等。

報告文學《中國淘寶第一村》列江蘇人民出版2015年度十大好書之首,獲浩然文學獎,去年八月榮獲第六屆江蘇省紫金山文學獎。

沙集人都在看

賈興民:順勢而為、搏擊浪頭、沖在前列,以思想大解放引領睢寧事業的大發展!

做好三新統計,助推沙集高質量發展——全國人大常委會統計法執法檢查組赴沙集鎮檢查指導三新統計工作

喜訊!沙集鎮扶貧辦榮獲2016-2017年度「五一巾幗標兵崗」榮譽稱號

@所有睢寧人,接下來2個多月,這個事兒你千萬別干……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0001743&ver=961&signature=Rel4MZjAq84TW8njLAeXHBocKB6thb6L5qmbAVvYhXbwpfbGfL7Fp5jhCnvfqAvKZQcKdbEfcGHS1zllTwBg4EWKTgHpI6rfaJ4o2BnY8tvuBZWym6J0kTPDaGTVR3gl&new=1

Apr. 10th 2016

如何選擇美容機構

美容

我們在選擇美容減肥機構之前,就應該更充分了解美容機構好不好的問題,比如美哪家美容中心好。

Apr. 15th 2016

食療養生

養生

如何進行正確的食療養生呢?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要保持健康的材料,只有食材健康,其他的都會隨之而來應對。

Apr. 18th 2016

台灣旅遊

旅遊

台灣的阿裏山的風俗習慣依然保留着中國清朝等古代的風俗習慣,並且還擁有美麗的日月潭、花蓮海等等知名景點。

Apr. 20th 2016

金融管理人才

金融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往往也可以被稱之為半個金融學管理人才,在很多的優秀企業的老闆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懂得金融管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