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集·評薦】雷平陽《送流水》:對着大霧喊我的名字

作者:Angle 時間:2018-06-16 21:08:12 標籤: 分類:
點擊上方 藍字 訂閱我們



                詩集: 《送流水》

                詩人:   雷平陽

                評薦人:張執浩


詩人簡介:


詩人,1966年生於雲南昭通,現居昆明。著有《雲南黃昏的秩序》《山水課》《大江東去帖》《雲南記》《基諾山》《擊壤歌》《烏蒙山記》《送流水》等詩集和散文集。曾獲魯迅文學獎和華語傳媒大獎詩歌獎等獎項。




山 中

■雷平陽

 

一個人走在梵凈山中

聽到不止一種鳥兒,在密林間

自己喊着自己的名字

路經一片開得正好的喬木杜鵑叢

我也大叫了一聲自己的名字

確定四周無人

又才壓低嗓門,回答:「我在這兒呢!」

 



對着大霧喊我的名字


  —讀雷平陽詩集《送流水》


■張執浩

 

《送流水》是雷平陽最新出版的一部詩集。按照詩人在「自序」里的說法,這批寫於2016年春初至2017年夏中的詩篇,是天上之水經由詩人之手送達人間的,「是流水招惹上身的附着物,以及人們強加給流水的所有附着的、沉底的、順勢的和反向的靈肉幻覺。」我花兩天時間集中閱讀了收錄其中的119首詩,感覺這可能是平陽已出版的所有作品裏最輕逸的一部,或許也昭示着這位向來風格沉鬱的詩人詩歌美學趣味的漸變,儘管沉鬱的底色並沒有發生實質改變,但往日濃重的墨跡已然沖淡了許多。


「風在空中涼了,碎了,我來送一送流水/人在世上笑了,哭了,我來送一送流水/愛在霧中生了,滅了,我來送一送流水……」,在這首題為《春事》的詩中,雷平陽以一個懊惱者的形象出現在江南,被動的生活讓原本愜意的春光黯淡了許多,本該彈鋏而歌的詩人此時「情緒暴躁,心上塵土飛揚」—我幾乎能夠想像,離開了雲南的雷平陽,他的生活將會是什麼模樣。


而為了用詩歌留住雲南,詩人不遺餘力地奔走在這片古老的高原上,從一座山頭到另外一座山頭,從一條河流到另外一條河流,忠實地記錄着雲朵的變化、林間的風聲、人世的鬼哭狼嚎……在雷平陽的筆下,自然萬物都有鮮活的面孔,都是動態的,即便死去的、遠逝的一切物象都依然在生髮着它們各自的蠻力。這讓我想到了一個頗具意味的詞:未亡人。的確,雷平陽的寫作都根植於「未亡人」這一形象的自我設定之上,從這個形象入手,才能解讀瀰漫在他字裏行間里的各種情感指向,譬如悲憫,譬如愛憐,等等。



有趣的是,作為未亡人的雷平陽在書寫亡靈這一主題時所體現出來的逼真感,仿佛一位通靈者,或超度師:「我們互不躲閃/直接談到死亡,對死前和死亡的過程/口若懸河,但對死亡的未來/一句話也不說……」(《躲閃》);而在另一首詩歌中,詩人以老練的口吻寫道:「今天,在這兒,我提醒大家/—死者的電話號碼/請儘快刪掉,在眾多的恐懼中/以死者的名義催出你,向你提要求/這種恐懼會讓你感到/自己也死了,而且債務沒有還清」(《死者的電話》)。活人對死者的虧欠感,現實對過去與未來的歉疚感,一刻不停催逼着我們的詩人,僅有記錄仍然不夠,還要不斷地發出內心的籲求,以弱者之聲抵抗着時代的噪音。


雷平陽的傑出之處,在我看來,不僅僅在於他找到了一塊足以安置自己魂魄的大地,他可以在那裏隨心所欲地選材取料,建築他個人的「小世界」;更在於他擁有一種與他個人氣質完全匹配的敘述能力—對於詩歌寫作者而言,這種能力具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一首詩究竟該怎樣召喚它的讀者?詩歌的親和力究竟該怎樣體現出來?我想,這應該是值得我們每一位詩人反覆琢磨品咂的事情。從音域的角度來講,高音區的雷平陽比同時代的很多詩人都顯得從容,在處理沉重乃至事關殤事的重大主題時,他都能拿捏把握得極有分寸,極少出現刺耳和破音的現象;而低音區的雷平陽在這部詩集《送流水》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現,這也是我意識到他近期作品發生變化的原因。



《送流水》里有很多近似於「隨手」般的短章,譬如《我不知道》《陽光》《你好》《薄冰》《砒霜》《失眠》《在野》等等,這些源自於日常生活隨思隨感的「小東西」,被詩人賦予了別樣的聲音和色彩,看似輕巧,卻詩意蘊氤。我一直覺得,詩歌只有在取消了「寫」這個行為之後,才能確立詩歌的自主性,也就是說,詩人必須以主動生活的方式迫使詩歌現身,因為只有這樣,寫作者才能保持長久的旺盛的創造力。


在《陽光》一詩里,雷平陽寫道:「我不相信陽光是假的/它從樹椏間投來/方方正正的一塊,像一張宣紙/我用毛筆,蘸着泉水/在上面寫字/每個字都不現身/消失在光里」。這首隻有七行的小詩已經觸及到了寫作的核心意義,詩人的工作就是給虛無的生命不斷送上光的禮讚,讓看不見的現身,讓不可能的成為可能。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畫地為牢的雷平陽其實早已洞悉了生而為人的秘密,如同他在《覬覦》中所描述的那樣:「動物園與植物園沒有什麼不同」,劍麻、仙人掌的一生與老虎、雄獅、金錢豹的一生並無二致,所有的生命終將立足於自我的局限中,並在覬覦自由的過程中得以展示自身的價值。


「去梵凈山,我沒什麼特別的目的/聽說那兒一峰獨立/天天都是大霧籠罩/我去霧裏小住幾天/如果你們上山來找我/請對着大霧喊我的名字」(《我去霧裏小住幾天》)。同樣也是一首「隨手」之作,但飽滿的情緒極大拓展了詩意的想像空間。「一峰獨立」的境界無疑是所有寫作者所嚮往的,而「大霧籠罩」則讓桀驁的、遺世的人生充滿了撲朔迷離的色彩。在顯性與隱性之間,雷平陽恰如其分地把握住了自己,當同時代的很多寫作者在通往高處的路上逐漸迷失的時候,他仍舊保持了應有的清醒。



從《雲南記》到《基諾山》,再到《擊壤歌》,直到這本《送流水》,雷平陽每推出一部詩集,都儘可能地讓自己一點點變得清晰、確鑿,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我曾與他探討過詩集的編訂方法,感覺平陽自有心得,他強調的是「集」本身的特點,以及能帶給讀者的興奮點,而我們更多的詩集還處在「詩」的集裝箱狀態,只是一首首詩歌的散漫的集合體。因此,閱讀雷平陽的過程其實也是詩人在逐步釐清和強化個人面貌的過程,在當今詩人詩集泛濫的時代,他為我們樹立了一個好的樣板。



原文出自《特區文學》2018年第2期



新都市文學

文學新都市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9154484&ver=942&signature=*ZXgEbowdSG95GQsVr5BOYRPmhJQNMfQQBpncc*aat*NH6ripmNfmOgAk08Vr-iSMx76wI56kyZay02eYxKZ4WdfJUvkq9updTgGGrPxSyd2tJIZCNDrkThoK-k6U2gO&new=1

Apr. 10th 2016

如何選擇美容機構

美容

我們在選擇美容減肥機構之前,就應該更充分了解美容機構好不好的問題,比如美哪家美容中心好。

Apr. 15th 2016

食療養生

養生

如何進行正確的食療養生呢?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要保持健康的材料,只有食材健康,其他的都會隨之而來應對。

Apr. 18th 2016

台灣旅遊

旅遊

台灣的阿裏山的風俗習慣依然保留着中國清朝等古代的風俗習慣,並且還擁有美麗的日月潭、花蓮海等等知名景點。

Apr. 20th 2016

金融管理人才

金融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往往也可以被稱之為半個金融學管理人才,在很多的優秀企業的老闆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懂得金融管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