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丑無比的將府嫡女,大婚當天被拒婚淪為笑柄,一夜間卻嫁給了太子,轟動京城。

作者:Anastasia 時間:2018-06-16 15:50:11 標籤: 分類:


01


大雲王朝,京都,周王大婚。


這日,玄武大街上熙攘喧鬧,蜂擁的百姓跟着從大將軍府抬出來的火紅花轎一路延伸到朱雀大街的周王府。


然而奇怪的是此時的周王府卻大門緊閉,沒有紅綢喜聯不說,就連平時守門的護衛,此刻也都消失的不知所蹤,寂靜的讓人懷疑走錯了地方。


「這周王成親不是皇帝陛下賜的婚嗎,這會兒關着門,算什麼事?」


「這有什麼難理解的,大雲朝里愛美人而出名的周王,要娶的竟然是大將軍府里其丑無比的嫡女,而其丑貌的程度更是連周王府里隨意抓出的一個婢女都不如。你說,周王殿下會肯?」


堵在大街上圍觀的百姓們各自交頭接耳的八卦着這場婚禮最後會鬧出什麼樣的笑話來,瞥見花轎終於落地,更是睜大眼睛的怕錯過好戲。


————


坐在花轎中的白玉珠可是將那些話聽的一清二楚,紅艷的嘴角扯出一絲譏笑,想來她能夠在京都里這麼快就出名,繼室夫人李會兒母女怕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吧。


不過,轎子停頓了好一會兒,她才察覺到氣氛不對。四周除了人群的嘈雜聲,沒有半點迎親的喜氣,鑼鼓喧鬧也不知在何時停了奏響。


「出了什麼事?」她皺眉問道。


候在轎旁的喜娘卻是被眼前的亂子嚇得膛目結舌,不知該如何解釋。支吾了半天,也不見給一句準話。


白玉珠本就被身上那層層厚重的喜服壓得氣悶,耐心早就被磨損的幾近於無,察覺無人敢回應,頓時惱怒的拔高了聲調:「說!到底出了什麼事?」


喜娘的眼皮一跳,緊拽着帕子,還沒想好怎麼應對,站在轎子旁白玉珠的貼身丫鬟紫兒已經憤憤不平的出聲道:「小姐,王府大門緊閉,也沒人出來迎親!」


下一刻,就見大紅轎簾被很有力道的「唰」的打開,探出一個遮蓋着喜帕的腦袋。


眾人一下子震驚到了,全部面面相窺,新娘子竟然自己走出轎子了。


喜帕遮蓋了白玉珠的視線,她抬手就掀,也不管什麼規矩不規矩,直接堂堂正正的仰着臉,瞥着眼前緊閉的大門,而那寬闊的匾額之上飛揚着「周王府」三個大字。準確無誤的表明,她此時沒來錯地方,可迎親的人呢?


這擺明了就是拒婚!


白玉珠臉上的怒容並未得到眾人的關注,反是右臉上那塊幾乎都要延伸到左臉的黑色胎記,讓所有人見到她真容的觀眾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真真是長的其丑無比啊。


「小姐,你不能出轎啊。」紫兒慌張想要將白玉珠拉回轎內,無果之後,她趕緊補救道:「小姐別慌,奴婢這就去敲門。」


————


「不許敲!」白玉珠喝止紫兒,然後走到大門口就這麼站着無視背後人們的指指點點,她的淡然反而顯得似是與那些嘲笑她的人傲然作對。


她就這麼站在眾目睽睽之下盯着大門,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來。她奉旨出嫁,可不是任由他們這些紈絝子弟來奚落的。她倒要看看這周王府的大門能不能真有那強悍的力度來將她拒之門外。


「來人,給我砸!」


02


話音才落,就見紫兒捏着帕子,驚愣在一旁。圍在花轎後的隊伍,浩浩蕩蕩的人群。


更是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命令,就連看着熱鬧的人群也都噤若寒蟬,看着白玉珠的身影,比之初見的驚訝,更是多了一層難以言喻的猶如見鬼一般的驚恐。


「怎麼,我還命令不動你們嗎?」白玉珠的聲音更加的冷凝,「周王府抗旨不遵,可陛下金口玉言,我們將軍府一向忠心耿耿,如何能落了陛下的顏面!」


轎夫們面面相覷,而尾隨在後的將軍府僕役們,皆因白玉珠的話而有所動搖,掃了周王府的顏面固然可怕,可抗旨不遵的罪名更是讓人擔當不起。


最後迫在白玉珠那猶如鬼面的危險眼神下,戰戰兢兢地移步到了大門前。


林林總總的十多號人,分開站在了大門兩邊,白玉珠含着冷笑,蓮步輕移的踏上了台階,站在府檐下,微微眯着眼眸,狠狠的從齒縫裏吐出了一個字:「砸!」


僕役得了命令,開始用身體撞擊大門。拖拖拉拉的半晌,在白玉珠一言「都沒吃飽飯嗎」的冷語中,皆清醒過來他們的身份位置,這才不遺餘力的幹活。


周王府內。


「王爺,這怎麼辦,送親的隊伍人多勢眾,怕是王府的大門也頂不住這麼砸門的。」


————


周王府的管家李達小心的詢問。本來他們是做好了隨便白玉珠怎麼哭怎麼鬧都不會開門的,讓她在圍觀的百姓面前出盡洋相。


但是,顯然他們都想錯了,花轎到門口半個時辰了,這白玉珠不僅不哭不鬧,反而還擺了王爺一道,砸門虧她想得出來。


弄出了這般大的動靜,只怕要不了多久,連宮裏聖旨都要跟着一起鬧到跟前,到時,遭罪的就是王爺了。


「一個醜八怪,還想讓本王娶她!」風聽雲陰沉着臉,冷語中都能聽出咬牙切齒的意味來,「也不拿鏡子照照,她還以為她是她妹妹,還想嫁到周王府,休想!」


「但再這樣耗下去宮裏怕是就要來人了。」李達惴惴不安的心裏,幾乎都要隨着府門外那一聲聲巨響而跳出胸腔。


他那可憐的王爺喲,怎麼就攤上這麼個爛事了。這不是平白的讓那些外人看了笑話嗎。


「宮裏來人,本王也不娶!」風聽雲恨恨的咬牙,止不住的火氣竄上心頭,他滿臉厭惡道:「父皇說她只是相貌稍微遜色其他女子而已,只要娶了做個空頭王妃和將軍府聯姻就可以。但是她哪裏是容貌遜色其他女子?長得丑還不說還是個聞名京城的掃把星!」


越說越堵心,周王氣的猛的一拍桌案,震得桌上茶具叮噹響,要不是他回頭想起來留了個心眼的去打聽了一下情況,恐怕這會兒他還被蒙在鼓裏,真就這麼傻乎乎的娶了。


「你還愣着幹什麼?本王倒要看看她除了砸門還能使出什麼本事來。」


周王惱怒的看着還等着吩咐的李達,想到那女人克母、克弟、克姨娘,連將軍府的花花草草都沒放過的掃把命,更加堅定了決不能讓她進門的想法,「快,給我把府里所有的僕役找來,既然他們有力氣砸,難道我們就沒有辦法堵嗎!」


————


李達無奈躬身受着命令。


就在此時,門口走進一個嬤嬤,她是周王的奶嬤嬤,府里一些從院牆上看到外面情況的下人告訴她事情經過,她為當做親生孩子的周王擔心。


卻也想到了一個好法子去趕走那醜八怪,故此她走進大廳看到惱怒的周王眼中帶着心疼,她安撫道:「王爺,你不用擔心,老奴想到法子趕走着掃把星!」


奶嬤嬤的一句話無疑是幫了周王,就見風聽雲眼睛一亮,看向她追問:「什麼辦法?」


「一盆狗血!」奶嬤嬤冷冷一笑,後道:「王爺等着老奴的好消息。」


03


風聽雲還沒緩過神,就見奶嬤嬤不見了,他許是想到了奶嬤嬤會怎麼對付白玉珠,鬆了口氣。


嬤嬤趕到大門口時,一道道「咚咚」的撞擊聲,早已將門栓撞開了一大半,只怕要不了多久便會被那群人破門而入。哼,怕是不知從誰家借來了木樁子罷!


她沉了沉聲,喊來守門的門衛,道:「把門打開。」


大門驟然打開,猝不及防的人群,一哄而上的堆疊在門檻內外,連舉着木樁的僕役都差點兒跟着大流滾跌在地。


嬤嬤冷哼一聲,嘴裏大聲念叨:「妖魔鬼怪勿亂入,諸神庇佑……」快步向前,便是抬手將一盆子血水甩了出去。


白玉珠看到那噴黑紅的血水朝着自己潑過來,她眼神一凜,身子矯健一個晃動就躲開了被這血水淋透的場面。


血水沒潑中白玉珠反倒潑到了一旁的奴役身上,頓時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


任誰也聽得出老女人話里所說的意思還有這滿地的血腥味,還是一旁惱怒的紫兒沉不住氣憤怒的朝着老女人怒道:「你們周王府太欺人太甚了。」


嬤嬤朝地上啐了一口,許是沒潑中白玉珠這個掃把星而眼裏都是不甘。


她冷哼一聲,甩開手中的盆子,一臉蔑視的盯住白玉珠,「欺人太甚又怎麼了?也不去打盆水照照自己是什麼貨色,就敢妄自攀上我家王爺,怎麼一盆狗血還不夠你原形畢露嗎!」


眾目睽睽之下,大婚當日,她不僅受到萬人恥笑,還有這被人當妖怪而受的不堪凌辱。


若論受辱難堪,她白玉珠定是這世間第一人!


白玉珠猩紅着眸子盯着圍堵在大門口不準備退讓一步的僕婦,面上黑色胎記染着那張如鬼魅的面孔,散發着擇人而噬的光芒。


她冷冷一笑,「果真是忠心耿耿的奴才!」說完她揚手就甩了這嬤嬤狠狠一巴掌。


奶嬤嬤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怒瞪着她的白玉珠,頓時耍潑坐在地上故意哭喊着:「啊……救命……救命……打死人了……將軍府嫡女要打死我這老婆子了。」


但是,她驚呼的求救卻沒有一個人敢靠近。所有人都被新娘周身散發着的怒火所震懾,一時之間反而忘記了勸阻,不知如何是好。


新娘氣急暴怒的模樣,若是有人真的湊上前去,怕是也要跟着一起挨揍了吧?


「你們都愣着做什麼!」白玉珠唇角帶着一絲譏笑,笑這老嬤嬤無賴,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卻也不想讓這嬤嬤拿着被揍的事情做藉口,倒打一耙。


繼而大聲喊道:「沒看到本小姐吃了大虧麼!還不過來幫忙。你們都是大將軍府的人,用不着本小姐再教你們怎麼忠心護主吧?砸,給我砸了周王府,若是有人追究,一切後果由我頂着!」


————


將軍府奴才們得了白玉珠的命令,想起了身為將軍府僕役的職責,頓時有了底氣,手中拿着的木棍都緊握,就朝着跟隨嬤嬤一起來的幾個奴才就是一頓打。


一時間,周王府的幾個僕人被白玉珠帶來的下人打的哀嚎連天。


「太子殿下駕到!」在這個哀嚎遍地的緊張時刻,忽然在人群中響起一道尖細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04


白玉珠微皺眉頭,她轉身看向身後,見到圍觀的百姓全部寂靜無聲恭敬的跪伏在地上,沒了之前的竊竊私語。


而人群之中停着一輛皇室馬車,馬車旁站着一位身穿一襲玄色龍袍的男子,衣襟袖口都用着極細緻的金絲線繡着龍騰山河圖,頭束玉冠,墨眉入鬢,一雙狹長的鳳眸深邃平靜,挺直的鼻樑,微合的薄唇帶着冷漠,她看過去的時候他正在看着自己。


「大膽,見到太子殿下竟敢不行禮。」走至近距離,立在太子風夜寒身邊的太監見白玉珠淡然處之的樣子厲聲怒斥。


白玉珠直視着風夜寒,雖是四目相對,可她很清楚他周身的凌厲的壓迫感讓她拘謹,她袖中的雙手握拳,直視着他昂聲道:「太子是放在心裏尊敬的,豈會在意臣女的虛禮!」


風夜寒嘴角微微翹起,他凝視着白玉珠淡淡道:「此言極是,白大小姐無須多禮,畢竟今個是你和周王的大婚日子,新人最大。」


提到大婚這兩個字讓白玉珠頓時微眯了下眼,她看着他故意提高了音調氣憤道:「大婚日子?周王不顧聖上旨意當着全京城百姓的面拒婚臣女,讓臣女遭受如此大辱。


臣女受着委屈便算了,但臣女代表的是整個大將軍府,大將軍府的聲譽絕對不能受損。」


————


風夜寒注視着憤恨的白玉珠,他平靜道:「剛剛發生的一幕本太子已經全部看到,是周王的過錯。不過,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吵鬧不好看,你隨本太子進府內找周王可好。」


「看來太子殿下剛剛是看的津津有味,現下見臣女要砸周王府才出來阻攔。」他的幾句話白玉珠就心裏一清二楚,定是從她落轎他就一直在看戲,「既然太子殿下都開口,臣女豈敢反對呢。」


可是她不是任人隨意欺負的人。


「紫兒,拿起地上的盆子,不許清洗,端一盆子水跟過來!」她厲聲對紫兒吩咐。


紫兒為眼前所發生的一幕目瞪口呆,但她一聽自家小姐吩咐,連忙撿起地上沾滿了狗血的銅盆就去找水。


「太子殿下,既然你這麼喜歡看戲,那下面太子殿下就不用插手了,隨着臣女慢慢看出好戲!」白玉珠看向風夜寒輕描淡寫的說着,然後讓開了道路。


————


風夜寒盯着白玉珠的眼中閃過一道赤色,他許是揣測出會發生什麼,他道:「拒婚是周王不對,卻也不用這麼做吧!真要鬧到陛下面前,你和他都會被訓斥。」


「他敢拒,自是早料到會有什麼後果。今個是臣女和周王的糾紛,就不用太子殿下多慮了,我們大將軍府從來都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白玉珠雖面帶委屈,語氣卻凌厲的絲毫不給他一絲面子,後看向將軍府的奴役喝道:「你們都跟着本小姐進府內!」


奴才們看自家大小姐連太子都不怕,更不敢說些什麼。


風夜寒微眯眼眸,看着白玉珠的鳳眸裏帶着複雜,倒也沒在說些什麼。


白玉珠眼眸冰冷鋒利,全身散發着凌厲的氣勢,她跟在風夜寒身後往府內走着,沿途上的奢華院舍讓她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停下腳步眼神銳利看着身後的奴才們道:「砸,全部給本小姐砸了!」


風夜寒腳步都沒停頓一下,似是知曉她會這麼做,自顧自的往內走着。


————


「你這掃把星給本王住手!」周王風聽雲帶人匆忙趕到的時候所見到的是滿地狼藉,看到太子風夜寒身後站着的醜陋女人就怒吼着。


白玉珠快速的從紫兒手中奪過銅盆,一盆血紅的血水就直接潑向了怒火中燒的周王方向。


風夜寒看到她這舉動,早就快速的挪步,許是為了不讓這髒污的血水濺在他身上。


「周王殿下,這是我白玉珠回敬給你們周王府的!」

 

由於篇幅限制,本次連載僅到此處,後續更多精彩內容請長按下方二維碼繼續閱讀或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9135342&ver=941&signature=7e7JgM4Od3k3CIIZC*mgYMn0Jz*TDw80ajh1RztCmA*Li228MGFLNTIaayv33fiPg6T5B0actcPBaLRclOkpTVwuxRUBhnjD4D1p23zCcuvf33ZydZFsCACn78yaxE9d&new=1

Apr. 10th 2016

如何選擇美容機構

美容

我們在選擇美容減肥機構之前,就應該更充分了解美容機構好不好的問題,比如美哪家美容中心好。

Apr. 15th 2016

食療養生

養生

如何進行正確的食療養生呢?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要保持健康的材料,只有食材健康,其他的都會隨之而來應對。

Apr. 18th 2016

台灣旅遊

旅遊

台灣的阿裏山的風俗習慣依然保留着中國清朝等古代的風俗習慣,並且還擁有美麗的日月潭、花蓮海等等知名景點。

Apr. 20th 2016

金融管理人才

金融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往往也可以被稱之為半個金融學管理人才,在很多的優秀企業的老闆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懂得金融管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