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五個原因,讓我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作者:Alina 時間:2018-05-25 12:29:08 標籤: 分類:

第1章動人少女


  

「咣當。」

  

一部古舊公共汽車一停,頓時將前門後門開啟,車上只下了三名乘客,在候車點候車的一大群人倒是你推我我推你的,湧上這顯然空間不算太大的公共汽車內,但這都不足以引起坐在後門對側扶手座位下面假寐的一名男子注意。

  

一個人腿腳漸漸壓擠過來,透過輕微顫抖的雙腿可以判定此人此時情緒十分不穩定。趙勝龍從烏黑髮縫看眼這條腿腳的主人,她是一名長相斯文,稚氣未褪的十五六歲少女,白皙臉容一動間,臉頰兩邊馬上露出一個可愛的酒渦;但她眉宇微蹙,時不時尷尬的朝趙勝龍身體壓來,顯然有事。

  

少女身上穿着春天裏單簿的校服,身上雖未完全發育成熟,但一條身子一米七八左右,其中嬌嫩可愛的臉頰,微挺胸脯,柳細腰身,與修長的兩條腿腳,赧然是美女胚兒,看了不由讓人心生邪念,要是再過幾年,估計她都能美成妖精了。

  

「嗯?」她突然啟動朱唇,露出兩顆可愛兔牙。

  

趙勝龍雖閱女無數,但此時二十五歲的他卻仍是處男之身,在這個一夜情屢見不鮮、紅燈區每個城市遍佈的年代,一個男人能夠如此,不是因為他是真爺們,就是因為他是偽爺們。

  

趙勝龍注意到少女身後那名極其不安份的男子,頭髮染着金黃,略顯粗糙,看起來很似金獅頭,暴露出來的手臂上有幾條刀痕,更見一連串的骷髏頭從他手臂上遠遠延伸入他黑色斑瀾的短袖口裏去;在金獅頭身旁仍有二名與他裝束差不多的年輕男子,只是對於這金獅頭此時做法,他們十分得意的迎合着,露出一副欠扁的流氓吊樣。

  

公共汽車裏人群擁擠,金獅頭身子總會緊貼這名少女,車上一些乘客雖看出少女的不適,但也敢怒不敢言。

  

少女兩條柳眉緊張撇動,兩條大腿已經退到趙勝龍腳邊,看樣子已經無位可退,儘管如此,身後的金獅頭如影隨形緊貼不舍。

  

「你身體不舒服嗎?」趙勝龍笑問,身子從座位上站起,扶着少女坐倒在自己的座位上,這一連串的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剛坐在座位上定神的她不禁用感激的眼神回望他,道:「謝謝。」

  

「嗯。」趙勝龍微隨一笑,黑髮掩住的眼睛閃出一絲亮光,讓人倍感神秘。

  

少女這才發覺趙勝龍比自己還要高一點,雖然身上隨意穿着一身修閒服,但魁偉強悍的身體與俊朗如同刀削的面孔,以及那被一縷飄逸黑髮欲遮未遮的深邃雙眸,都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並且會被他身上某些說不清楚的東西深深吸引住。

  

有種人不管身上怎麼裝束,但都讓人不敢小覷,毫無疑問趙勝龍就屬於這類人。

  

後方的金獅頭顯然不太樂意,一隻手攀上趙勝龍腰身,正準備將他挪到一旁,卻不料他手挪動的腰身如同一堵牆壁一般,硬是無法挪去分毫。

  

「老子就不信!」他咬牙咧齒,非要將趙勝龍身子挪開不可。

  

趙勝龍扭過臉去,秀髮底下的一雙眼眸宛如天穹上的明星一般刺眼,抬手間,一隻手已經掐在金獅頭脖子上面,並在眾人的震驚下,將他整個人懸掐起來,真是大快人意,再大力一甩,他與他那倆名同黨都被砸在地上。

  

「嘿,我要是想殺你,你們現在已經閉上雙眼死在地上了。」冰冷嘲諷的語氣,趙勝龍不再理會他們。

  

「媽的,我草你娘!」金獅頭咆哮如雷,正欲衝上前,身旁倆人卻緊扣他一邊肩膀,其中一人在他耳旁細說了什麼,才見金獅頭安靜下來,只是他一雙三角毒眼仍緊瞪趙勝龍,像是要將他生吃活剝了不可。

  

趙勝龍完全不將他們放在眼裏,嘴邊露出一個冷酷的微笑。

  

「嘎!」車子靠邊剎住,前方司機有些不耐煩的嚷道:「南城市場下車。」

  

車門一開,大部分乘客從這裏落車,趙勝龍一下車,身後的女學生緊跟其後,金獅頭他們也在眾多下車的乖客裏頭匆匆的散去了。

  

「大哥,剛才真是太感謝了。」少女上前笑說,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不用。」趙勝龍左右看看,問:「你是這裏的人?」

  

「是呀,我叫陳夢蝶,大哥怎麼稱呼呢?」她笑問,露出可愛的兔牙與酒渦。

  

「陳夢蝶?」趙勝龍立刻將目光定在她身上,打量了一會,問:「你姐叫陳夢婷,你父親叫陳浩梁?」

  

「對。」陳夢蝶無比驚訝:「大哥,你怎麼知道?你是誰呀?」

  

「哎。」趙勝龍嘆口氣說:「我是你父親的結交兄弟,你爸算是我大哥,是他讓我來照顧你們的……」

  

「我爸?……那我爸他人呢?」陳夢蝶小臉馬上凝重起來。

  

趙勝龍眼裏閃過一絲異彩,說:「我們邊走邊說吧。」倆人走了一會,趙勝龍才講:「你爸已經不在人世了,臨終前,他要我好好照顧你們母女三人。」

  

陳夢蝶全身大震,心中莫名一痛,道:「我爸死了?」晶瑩的淚水瞬間打濕她黑漆漆的眸眼。

  

「對!」趙勝龍語氣沉重起來,說:「在一場大火中,你爸被活活燒死了。」

  

「呃……這是真的嗎?我爸真的死了?」她顯得有些無助,但始終難以相信。

  

「嗯。」趙勝龍身體倆邊的拳頭握死起來,記憶依然清晰,在一次暗殺行動當中,大哥為了救他犧牲了他自己,趙勝龍雖然痛刃了殺害大哥的仇人,但大哥卻也回不來了。

  

倆人各懷心事走過南城市場,來到一條舊樓夾起來的拱巷中,十幾名手持鐵棍、西瓜刀的男子從前方巷道行出,並候在那裏。

  

「對了,大哥,你剛才教訓他們,他們一定是來報復你的!」陳夢蝶淚眼婆娑的盯着他,非常害怕。

  

趙勝龍淡然道:「別怕,一切有我!」

  

「嗚。」在倆人身後,一部豐田汽車繞彎沖入巷口,呼嘯衝來。

  

「嘎!」車身穩停,距離趙勝龍五米位置處,金獅頭從車上勿忙下車,手裏的西瓜刀憤憤不平指着趙勝龍,咆哮道:「小子,快給老子跪下來叩頭!」

  

  

  

第2章透明隱身


  

「問問我的拳頭再說吧。」趙勝龍神秘一笑,對於逐漸包圍過來的十幾名小混混,他臉上沒有絲毫懼意。旁邊的陳夢蝶早就嚇得渾身發抖,要不是剛才經歷了父親的死迅,那她此時非尖叫不可。

  

金獅頭步步逼近,周圍十來名混混見他如此,也紛紛包圍上前,不一會就將趙勝龍與陳夢蝶包圍的個水泄不通。

  

金獅頭吐出滿嘴臭氣,咆哮道:「小子,如果你肯跪下來叩頭,再把這個女的交給我們,然後賠個萬把塊錢,那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否則你今天就廢了!」

  

一見他噁心的目光看來,陳夢蝶怕的緊緊抓住趙勝龍衣裳,她至今也不明白,這名好心大哥為什麼還能如此鎮定,好像天下的事情都不足以讓他害怕一樣。

  

「那就臭話少放,動手吧。」趙勝龍不屑一顧,嘴角一揚間,倒是露出一個詭秘的笑容。

  

金獅頭也不知道趙勝龍怎麼膽子就這麼大,好像自己這麼多人在眼裏都是豆腐人一樣,不過多人在場,他自個的膽子倒增大不少,對着二名混混說:「你們上,打他一頓再說。」

  

二名黃毛小子即刻揮西瓜刀上前,先上前的人西瓜刀往趙勝龍臂膀上大力一砍,但奇怪的事情倏然發生,西瓜刀砍在趙勝龍身上竟像是砍在空氣上一樣,而如此使勁一砍下,西瓜刀划過趙勝龍肉身就砍在另一名黃毛小子手臂上。

  

「啊。」一聲痛叫,被砍中的黃毛小子痛得連抓在手中的西瓜刀都跌在地上。

  

只是這一過招,早已嚇得緊躲在趙勝龍的陳夢蝶閉目驚叫。

  

趙勝龍之所以在殺手屢戰屢勝,從來沒有完成不了的任務,就是因為他擁有一種別人所完全不了解的「透明隱身」,透明隱身與隱身不同的是前者肉身化成了無形物質,而後者肉身依然存在。

  

這一打鬥速度太快,後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趙勝龍身體的奧妙,就連這砍打自家兄弟的黃毛小子也很懷疑剛才是自己看花了眼。

  

「上!」金獅頭又爆吼一聲。

  

「啊。」旁邊四名混混不在猶豫,握緊手中的鐵棒與西瓜刀即刻朝趙勝龍身上招架。

  

趙勝龍牽緊陳夢蝶一隻手,對她道:「閉上眼睛。」其實不用他講,陳夢蝶都嚇得無法掙開雙眼,更用一隻手緊緊擋在臉上,張大小嘴就驚怕的哭喊起來。

  

一條鐵棒本來是要橫掃陳夢蝶腿腳,哪裏知道,在這鐵棒一觸到陳夢蝶腿腳時,她的腿腳竟變成一片空氣,鐵棒從她透明腿腳掃過,硬是揮中另一名混混小腳,一下將他打倒在地。

  

足可以看出,趙勝龍不但可以自身透明隱身,更可以帶動着與身體接觸的一些物質透明隱身起來。

  

一把西瓜刀又朝趙勝龍臂膀上劈來,眼見這把發亮的刀就要劈到他臂膀,趙勝龍二隻手指一鉗,定住他刀身的一剎,一條腿腳卻爆炸似的飛去,將面前這要劈砍自己的男子踢飛出去,強勁的力量更是將他身後的三人大老遠的衝散出去,各自狠狠砸落在地。

  

這時,本要上前對抗趙勝龍的四名混混都痛傷在地,在地上裝着要死不活的哭哭咽咽。

  

趙勝龍抬頭望向金獅頭,一縷狂風突然拂面吹來,黑髮飛揚間,露出一雙駭人的精眸。

  

「呃?」四目相對,金獅頭全身大震,光看這一雙眼,他就知道自己惹上了一名不該惹的傢伙,但當着自家兄弟的面,他又不好就此收手,惱羞成怒的說:「大家一起上!」

  

其實在場所有的混混都被趙勝龍嚇得不輕,但就算趙勝龍再厲害,眾人暗忖他也不過是一個人,難道自己這麼多人連他一個赤手空拳的人都沒辦法解決,更何況他還要保護那名少女。

  

「啊。」重吼之下,必有勇夫,金獅頭一步領先,帶領剩下的九名混混同時進攻。

  

在眾人呼嘯的刀光棍影中,趙勝龍緊牽着陳夢蝶,在刀里來,棍里往,看樣子無比瀟灑自在,當倆人走出打鬥場,走到人群一旁時,打鬥中的人已經一片混亂,所有人身上都已經被自家兄弟的刀棍重創。

  

「哼。」趙勝龍放出一聲冷哼,前方刀棍叮鐺落地,所有人都抱着被刀砍傷的地方,或被鐵棒擊中的部位痛嚎起來。

  

「事情是你們先挑起來的,這部車子要先壓在我那裏,想要車子的話,拿十萬塊錢來贖吧。」趙勝龍推着陳夢蝶上車,道:「沒事了,咱們回家吧。」

  

回想起剛才的打鬥,現場所有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一名黃毛小子驚道:「這人究竟是人是鬼?」

  

「管他是人是鬼,總之在我地盤裏得罪了我炮三,我就要讓他有來無回!」金獅頭強忍着手臂上的傷痛,從褲兜里掏出一個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電話一通他臉色頓時恭敬了起來,說:「喂,浩哥嗎?是我,炮三……」

  

……

  

這時,陳夢蝶才從驚嚇中緩過神來,看看自己身體,又看看這部車子,最終看向趙勝龍,急問:「大哥,我們都沒事?」她顯然不敢相信,對方這麼多人,而自己就倆人,就算趙勝龍再強,也是兩個胳膊扛一個腦袋,怎能就這麼輕易化解了危難。

  

「沒事,呵呵。」趙勝龍得意一笑,從前的生活太過於小心了,以至於他一直都處在於高度緊張當中,而這時把身心完全的放鬆下來,竟也感覺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啊?」陳夢蝶立刻意識到什麼,驚叫道:「大哥,你怎麼還敢奪壞人的汽車呀,我們快把汽車送還他們吧,不然他們非找你報仇不可的!」

  

「報仇?嘿嘿,那就來報吧,我還覺得閒得發慌呢,來解解手癢也是挺好的。」趙勝龍毫不掩飾的笑道。

  

「呀?」面對他這種態度,陳夢蝶開始感覺要不是自己瘋了,那就是他瘋了,但在隱約中,陳夢蝶都認為這個老爸結交的兄弟深不可測,非常的神秘。

  

「大哥,你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吶,你以前做什麼的?」因為剛才遇到的事情,對於父親去世,陳夢蝶多少已經承受下來。

  

「保安。」隨便找了個藉口,趙勝龍撇開話題問:「你家在哪?」

  

「我家?哦,對!」陳夢蝶才想起來回家,透過車窗瞧看幾眼,指着前方笑道:「大哥,從那條路一直走,過了紅綠燈,左轉就到了。」

  

「嗯。」趙勝龍笑應,一隻手把玩着收錄機起來。

  

陳夢蝶偷偷打量起趙勝龍,他身上有一種無形的卻非常迷人的東西緊緊吸引住了她,令她心中產生了一種從來未曾有過的奇怪而美妙的感覺。

  

  

  

第3章以狠對狠


  

一個小小的單間,在進入這家沒有掛任何招牌的租屋,趙勝龍被陳夢蝶帶到這樣一個簡陋的房間裏來。除了一張大床,還有櫃桌凳椅之類不值錢的物品,房內看不到陽台,幾件衣服被吊在窄小的洗手間頂頭一條橫着的掃棍上面。這個洗手間不止是她們方便的地方,更是她們沖涼洗漱的空間。洗手間對面擺着一個電磁爐,一些乾淨的碗碟放在一塊,訴說着這是她們做飯的地方。

  

小小單間,裏面洗手間、廁所、廚房、床,合為一體,足見擁擠。

  

陳夢蝶坐在床邊,問:「大哥,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我叫趙勝龍。」他回頭望着她,並向她走來,說:「你們三個人就住在這裏?」趙勝龍很難相信她們的生活條件會這麼差,要知道大哥在外頭可是住着別墅洋房,開着全驅動的跑車。

  

「是呀,趙大哥,我爸他?」一想起父親的過世,陳夢蝶臉色又黯淡下去。

  

趙勝龍說:「你爸骨灰已經撒向大海,放心吧,以後我會替大哥好好照顧你們的,你母親她們呢?」就在剛才,細心的趙勝龍注意到吊在洗手間頂頭的衣服中,並沒有看到似類於婦女穿得衣服。

  

「我媽在海都那裏工作,隔幾個月才會回來一次,我跟姐都在南城學校讀書,我讀高一,我姐讀高三……」陳夢蝶話未講完,外頭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響,這裏雖是三樓,但聽着這些雜響,趙勝龍已猜出了什麼。

  

透過一塊破爛的玻璃窗斜視下去,能看到下方停下一部三凌越野汽車,從車上下來六名身材不算魁偉,長相卻非常惡劣的男人,另三部出租車一停,剛剛與趙勝龍惡鬥的那一伙人也紛紛從車裏下來,金獅頭更是惡狠狠盯着停放在出租房面前這部本屬於他的豐田汽車。

  

陳夢蝶看清下方的情況,頓時「呀。」的驚叫,害怕道:「趙大哥,這該怎麼辦,我們趕快報警吧,一會他們找到我們,那……」

  

趙勝龍扶着她兩個小巧的肩膀,說:「小蝶,軟了就會被人欺負,對付這些人,必須要以狠對狠。」

  

「可是……」陳夢蝶很是擔憂的看着他,說:「可是,我怕……」

  

「你在這裏呆着,我下去解決這些事情。」趙勝龍淡然一笑,見她還是一副驚恐的模樣,一隻手又在她肩膀上拍了拍。

  

心中雖安定不少,但一看到下方一大群壞人,陳夢蝶又提心弔膽起來,不過在望向趙勝龍時,趙勝龍身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更加奇怪的是,房間的房門還緊閉着,很難相信他能在這眨眼之間開門又關門出去,而且不發出讓她注意的聲響,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趙勝龍也懶得原路回走,身子透明隱形一刻便穿過牆壁跳下,一條無形的身子穩穩落地,雖是三樓,但對於經過魔鬼訓練與上千場死亡決鬥的趙勝龍來說,這點高度根本不算什麼。

  

「小子,我知道你在上面,是要我們上去,還是你乖乖的下來!」金獅頭炮三仰頭對着這一片租屋吶喊,諸不知,趙勝龍此時就站在他身後,抽了一名混混的西瓜刀比了比炮三的腦袋,覺得如此下手有些不妥,趙勝龍就搶了一根棍棒對着他的屁股狠狠揮去。

  

「叭。」

  

「啊……」驀地,炮三發出某種家畜的慘叫,雙手死死抱着自己的屁股在地上狂跳了起來。

  

眾人大感奇怪,但在現場,能看到什麼?什麼人也看不到,隱形當中的趙勝龍卻掩嘴竊笑,穿牆走進前面的店鋪裏頭,然後在從店鋪里推門而出,給人造成他剛才就在這家小店裏頭的假像。

  

「你?」炮三看到趙勝龍走來,大吃一驚,又看看身後,身後果然沒有別人,那剛才打自己屁股的人是誰?

  

一名黃毛兄弟上前,急急詢問:「炮哥你沒事吧?」

  

「沒事?」炮三直接飛給他一個拳頭,激動道:「你媽的沒看到嗎!你們快去把這個人給收拾了!」炮三凶瞪了周圍的自家兄弟一眼,見到前方一名凶凶吸着煙的男人,神情立刻嚴肅起來,上前笑道:「浩哥,讓你見笑了。」

  

「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先看看再說。」他將煙頭往地上一扔,一隻腿腳當即狠狠踢踏上面旋轉起來。

  

一名男子舉起西瓜刀正飛砍趙勝龍,只見面前一道殘影閃過,他手中的西瓜刀竟莫名消失不見,而緊接着,一塊冷涼的物體重重拍打在他臉龐上,將他打了個措手不及,更側着身子摔倒在地。

  

孫浩心中不禁掠過一絲懼意,剛才就連他也看不清趙勝龍是怎麼出手的,但如果這個拍打那人臉上的不是刀身,而是刀刃,那這個人的臉面不被砍破了才怪。

  

一根鐵棒朝着趙勝龍迎頭掃去,但在中途卻被一隻手抓手,哪怕這紅髮男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他就是無法從趙勝龍這隻手中奪回鐵棒。

  

「哼!」冷笑間,趙勝龍將鐵棒往一旁甩去,緊攥着鐵棒的紅髮男子頓時撞倒在另外三名男子身上,通通慘摔下去。

  

幾個交戰中,不但不能傷到趙勝龍一根毫毛,反而在趙勝龍三次動手後,所有人如丟魂般退了回來。

  

「怎麼,帶錢過來了嗎?」趙勝龍拍拍雙手上的灰塵,笑問。

  

炮三自然知道趙勝龍的厲害,但此時浩哥在此,他哪能做只縮頭烏龜,憤吼道:「小子,給老子趴下!」他奪過一名男子的鐵棒,吶喊着朝趙勝龍衝來。

  

鐵棍呼嘯揮出,趙勝龍一條身子卻紋絲不動,嘴中更有一絲神秘笑意。

  

「砰。」出乎所有人意料,就這麼簡單,炮三使盡全力揮出的鐵棒準確無誤的打中趙勝龍手臂。

  

「呃?」上頭緊盯着打鬥現場的陳夢蝶身子不禁大撼,顯然嚇得不輕,但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卻更讓人吃驚。

  

鐵棒還緊貼在趙勝龍臂膀上面,看不出趙勝龍有任何不妥的表情,然而整根棍身竟激烈抖動起來;下半秒,鐵棍「叮鐺。」跌落,炮三睜大雙眼非常難以置信地瞪着趙勝龍,暴露出來的兩條手臂正在不聽話的發顫,呈現一片青色,兩條殷紅鼻血緊跟着止不住的從鼻孔中滲流出來。

  

  

  

第4章無比囂張


  

「呼。」一縷春風輕輕拂動趙勝龍額前黑髮,兩隻精眸在發縫中若隱若現,在與他偶一對眸間,讓人身子不寒而慄。就光這一雙眼駭人的精眸,都足以讓人猜出他絕不簡單的身份。

  

「你是什麼人!」孫浩慢步上前,剛才趙勝龍的身手他已經見識過,但這附近一帶能有點能耐的人他幾乎認識,不禁用一雙眼由上至下打量他身子,希望能看出什麼,但不管怎麼看,孫浩都覺這人只是二十四五歲的普通青年,除了他發底下有一雙深邃的眼眸外,看不出有什麼過人之處。

  

「我是什麼人我自己清楚就好,沒錢來贖車是不是?那好,馬上滾蛋!」趙勝龍語氣很不和善的說。

  

孫浩凹陷下去的雙眼露出更加奇怪的神色,這一猶豫,在地上發抖的金獅頭就像泄了氣的氣球,渾身無勁的來到他身後。

  

「你小子太囂張了!」孫浩徒然火起,哪怕趙勝龍再吊,也不能如此不把他當作一回事呀。

  

趙勝龍不去理會他的怒火,冷道:「再給你們一分鐘,一分鐘還在我面前的話,後果自負。」

  

「你……」孫浩就欲發飈,旁邊的炮三一把按住他的手臂,湊近他耳旁,非常緊張的說:「浩哥,這人不簡單,咱們不能跟他斗硬吶!」

  

「你小子腦袋進水了,怎麼說出這種話?」

  

「浩哥,我……」

  

孫浩認真看着炮三,只見他臉色一片凝重,但曾幾何時這個目中無人的人,他炮三也會有這種害怕神情。

  

「這事是你惹的,那你說要怎麼辦?」孫浩臉色陰沉下去。

  

炮三很怕見到孫浩這種臉色,這樣就代表他以後可能不會再罩着他,但看到前方趙勝龍就要走過來,他立刻豁出去似的,說:「賠錢,浩哥,給他賠點錢,咱們好取車走人。」

  

「賠錢?」孫浩簡直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炮三竟會說出這種話?但見炮三雙眼認真盯着自己,完全不似開玩笑模樣。

  

趙勝龍怒道:「你們有完沒完?再婆婆媽媽就別怪我不客氣,沒錢的話立刻滾,少在這裏煩我。」

  

孫浩咽咽自己的口水,臉色也變得極其嚴肅,視線從炮三臉面移開,移到趙勝龍臉面看了他一會,像是做出最終決定,他對身旁一名發上綁着一條馬尾的男人道:「把我車上的包拿來。」

  

「是,浩哥。」馬尾頭應聲,急急衝到三凌越野車旁,開門取了一個手包,很快便沖了回來,將手包遞給孫浩手中。

  

趙勝龍露出一個詭秘的微笑,與其說是在跟他們談判,還不如說是在享受這種玩耍他們的過程。

  

孫浩從錢包里取出一沓錢,瞪向趙勝龍道:「這裏是三千元,當作是我兄弟給你的賠禮費,事情就這樣算了,這樣你好我好,否則……」他把錢遞到馬尾頭手上,馬尾頭小跑到趙勝龍面前,將錢遞給他。

  

趙勝龍嘴上的笑意越來越僵,拿起錢就往孫浩臉上狠狠甩去,憤道:「我草你娘,真是狗子養的,拿這點錢來打發乞丐嗎?我是那麼容易善了的人嗎!」

  

眾人紛紛大驚,任誰都沒料到趙勝龍會撒錢,孫浩與炮三更是惱羞成怒。

  

炮三怒道:「你想怎麼樣?」

  

「小子,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孫浩氣得鼻孔都要冒煙,在這個屬於他自己看管的地盤,從來就不曾有人這樣不給他面子,卻沒想到這名青年不但不給自己面子,反而還處處污辱自己!

  

趙勝龍不屑一顧,冷道:「給你們一天時間,要是一天內沒有湊夠十萬元過來贖車,那你們就休想再拿走這部汽車。」語畢,趙勝龍像懶得留下來,轉身就離去。

  

一個電話在馬尾頭男人懷裏響起,他退到一旁接通這個電話,當即匆匆跑到孫浩身旁,道:「浩哥,警察一分鐘後趕到。」

  

「小子,你給我記好了,那就看誰玩得過誰!」孫浩對着趙勝龍離去的背影指指點點,無比憤怒轉身走去。

  

炮三又氣憤又無奈地瞪眼趙勝龍,卻也黑下臉跟炮三走去。

  

馬尾頭追上前,問:「浩哥,那錢怎麼處理?」

  

「全部撿起來,走人!」

  

「是,浩哥。」馬尾頭恭應一聲,帶領幾名男人即刻在地上面撿起撒落一地的百元鈔票。

  

「嗚嗚。」正在這時,一部警車呼嘯着從前方街巷衝出,硬是橫欄在趙勝龍面前停下。

  

趙勝龍停下腳步,面前車門開啟一刻,一名身材高桃,面目清秀,體態曼妙,全身套着一身警服的女警落入他眼帘。趙勝龍與警察有過不少接觸,但與像她這麼美的警花倒是很少如此近的碰上。

  

「請借過一下。」夏飛燕嚴肅的瞄向趙勝龍一眼,自然也知道他為什麼呆愣在自己面前,對於自身所散發出來的魅力,夏飛燕百分百自信,但每次看到自己令某些男人神魂顛倒,她心中都會揚起難言的美妙的感覺。

  

「嗯。」趙勝龍露出一笑,明眸皓齒之間,一個身子卻是移到一旁。

  

「呃?」夏飛燕心中莫名一動,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心動,只是這一雙明目與這一抹淡笑都在瞬間捕捉到,就像是划過天穹的流星般短暫而動人。

  

與夏飛燕一同的還有三名男警,在眾人朝前方快速行走中,夏飛燕慢慢停下身子,終於忍不住回頭望向趙勝龍,她的臉色生出遺憾,周圍已經沒了他的身影,四周竟再也尋不到他,好像他是一縷煙,一縷蒸發在空氣里的白煙。

  

夏飛燕心中快速掠過一絲失落,但訓練有素的她也馬上恢復了過來。

  

「可惡,楊警官,我們又慢了一步!」看着揚長而去的越野汽車,夏飛燕握緊一隻拳頭憤叫。

  

楊警官眼裏閃過一絲精明,抬頭看眼上方的租房,最終道:「小燕,你做個群眾調查,回去後寫份報告給我。」

  

「哎。」夏飛燕嘆口大氣,說:「頭兒,我們警局裏一個有內賊,不然為什麼每次我們趕到現場,他們都收場走人了。」

  

「放心吧,這次我自有打算。」楊警官突然盯上租房前那部豐田汽車,嘴上不禁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

  

夏飛燕大感奇怪,也看眼前方的豐田汽車,笑問:「頭兒,你是不是……」

  

「回局吧,呵呵!」楊警官點頭歡笑,回頭便快步朝警車走去。

  

  

  

未完待續......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7222303&ver=897&signature=Nd-m787FXcM9zBNo8cFPP-6OpP4Y4D4p7JSzvUBM1y2wExUCW-OYInNvdI7BpRwYMvyH0APeVNscR2DZuQtjjd1pvPTBNzcu9RlphxOiaJ*g*tgWFzogdNWNJtKZz04L&new=1

Apr. 10th 2016

如何選擇美容機構

美容

我們在選擇美容減肥機構之前,就應該更充分了解美容機構好不好的問題,比如美哪家美容中心好。

Apr. 15th 2016

食療養生

養生

如何進行正確的食療養生呢?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要保持健康的材料,只有食材健康,其他的都會隨之而來應對。

Apr. 18th 2016

台灣旅遊

旅遊

台灣的阿裏山的風俗習慣依然保留着中國清朝等古代的風俗習慣,並且還擁有美麗的日月潭、花蓮海等等知名景點。

Apr. 20th 2016

金融管理人才

金融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往往也可以被稱之為半個金融學管理人才,在很多的優秀企業的老闆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懂得金融管理的。